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互联星空 > 内容
高红卫代表:政企共建工业互联网生态 从制造大国向强国转变
时间:2019-03-15 03:45

  目前,全球制造业正在经历一次历史性危机:用户需求高度发散,规格品种越来越多;需求变化周期越来越短,“立等可取”成为获取订单的利器;定制化设计、小批量将传统制造业的设计师、供应链和生产线压得喘不过气来。这意味着,广泛分布的供给能力需要精准聚合,才能满足越来越“挑剔”用户的需求。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红卫提交了《关于政企共建工业互联网生态,推动各类所有制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促进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将聚合供给能力的使命寄托于工业互联网。

  《建议》表示,当前全球制造业正在经历的历史性危机对于中国制造业而言意味着一次历史性机遇:有可能借助于工业互联网及其蕴含在其中的新一代网络技术、物联网技术、区块链技术、大数据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等提供的先进工具、方法和手段,对中国传统制造业进行重新赋能,以较小的代价实现“换道超车”。由于中国传统制造业与全球先进水平尚有较大差距,历史包袱并不沉重,技术改造和重新赋能的相对代价低于发达国家。

  《建议》表示,运用工业互联网对中国传统制造业进行重新赋能还将产生一系列前所未有的创新成果:

  首先是企业的组织形态将发生很大变化。传统的科层式“金字塔”企业组织结构中的部分常规内部管理职能将被工业互联网平台上的共享资源交易功能所替代,企业组织将变得“小而精”。 其次是企业形态将向“极大化”和“极小化”两端快速演变:极大化的平台将产业链的纵横业务数据囊括其中,通过数据挖掘应用形成超级产业生态,覆盖全行业;极小化则是平台上的企业通过能力协同与资源共享而全面小型化、微型化。

  三是通用制造过程代工化将持续发展,直到全球只剩下几个代工巨头为止,品牌企业将逐步走向“空心化”,即强于创意设计与市场营销。

  四是传统的“独立”企业将逐步淡出市场,平台型企业与平台上的专业化企业紧密合作,以最专业的设计、最完整的能力和最低的成本将传统的“独立”企业逐一挤出市场。一批轻资产、高效运作的新型制造类企业将快速涌现,各种所有制、各种经营规模的企业将在工业互联网生态中相互借力、相互合作、相互竞争、融通发展。

  为了确保中国在新一轮全球制造业转型升级历史进程中能够抢占先机、掌握制造业转型升级、持续发展的主动权,在形势下顺利完成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变,高红卫提出以下建议:

  ——国家支持有能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搭建跨行业、跨领域的全业务链条工业互联网平台,在满足市场监管要求、符合商业化经营原则的前提下,作为第三方服务平台向各类企业提供无差别服务。

  ——国家鼓励更多小微工业企业和科创企业、科创人员到作为制造业新一代基础设施的工业互联网上开厂,迈出融入工业互联网产业生态的关键一步,深化“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内涵,承载“双创”升级的历史使命(缺乏强大产业生态和资源支撑的“双创”是很难有效持续的)。

  ——国家将政府的监管与服务职能(比如工商、税务、质检、海关、安监等职能)主动嵌入到跨行业、跨领域的全业务链条工业互联网平台之中,政企共建工业互联网生态,推动各类所有制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促进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为完善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奠定基础。政府的监管与服务职能只有嵌入到平台之中,才能直达现场实现有效监管和“贴身”“贴心”服务。

  ——国家将各类可以共享的公共资源(教育、科技、文化、医卫、法律、金融等资源)主动接入工业互联网平台,方便云端企业在线共享这些公共资源,避免相同资源各地重复投入,为“绿色发展”、“共享发展”增添新的内涵。

  ——由于将政府的监管与服务职能和各类可以共享的公共资源嵌入工业互联网平台不是任何一个政府部门能够单独做到的,因此需要从更高层面统予以统筹推动。

  ——原始创新是中国式工业互联网发展成功的关键所在。各国有各国的国情,发展阶段不同,基础禀赋不同,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同,社会制度不同,市场特质不同等等,都决定了中国的工业互联网不能照搬照抄任何其他国家的模式与规则,必须结合中国国情推动原始创新。目前,世界上的工业互联网大体上有三种发展路径。第一种是以企业内部业务(供应链、制造、管理、售后服务)的信息化为核心,向上游(供应链)、向下游(营销渠道)、向前端(用户)、向后端(售后服务)扩张延伸(美国GE公司模式,简单归纳为由内而外);第二种是以企业制造过程为起点,从建立和完善CPS(信息物理系统)出发,逐步实现设备级、产线级、车间级、工厂级、公司级的智能制造、协同制造,然后向上游(供应链)、向下游(营销渠道)、向前端(用户)、向后端(售后服务)扩张延伸(德国西门子公司模式,简单归纳为由下至上、由内而外);第三种是直接切入“第三方工业互联网平台”主题,作为一种制造业的新型公共基础设施进行设计和构建,并且结合中国制造类企业小散弱,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普遍较低的实际,首先从聚合需求、收敛供应能力入手,随着企业智能化改造与企业上云水平逐步提升,平台功能渐次深入到企业内部的运营管理、智能制造,再由内而外地实现协同制造和云制造目标,通过不断迭代优化、深化,最终实现中国制造业的全面提档换代逆袭(可称之为“中国方案”,简单归纳为“自顶向下、由外而内、由简入繁、由浅至深”)。

相关新闻